起底甘肃连环杀人嫌犯:曾向乡邻亲述白银凶案

起底甘肃连环杀人嫌犯:曾向乡邻亲述白银凶案

起底甘肃连环杀人嫌犯:曾向乡邻亲述白银凶案

  他第一次在青城镇城河村里出名,是他的两个儿子先后考上了名牌大学。那一次,村里对他羡慕而又嫉妒。但他的这次出名带给村民们的则是意想不到的震惊。

  本报首席记者 唐学仁

  想不到的震惊

  “想不到啊!曾经很乖很孝顺的孩子,怎么会是杀了那么多人。”80岁的老人高作仁是高承勇的堂叔,两家相距不远。

  话不多,几乎不和人争吵,孝顺,这是村民们对高承勇最基本的印象。

  已经高龄的高作仁记不清具体年份,但他影响深刻的是,高承勇的父亲去世前一直瘫痪了好几年,那时高承勇守在床前端屎端尿,每天给父亲擦洗全身。

  高作仁还记得,有一次,父亲身上疼痛难忍,高承勇半夜骑自行车到距离青城镇30公里外的白银市去买药。

村民从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 前走过
村民从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 前走过

  曾经卖过刀具

  高中毕业的高承勇最向往的大学是空军学院,他的愿望是这辈子要吃航空这碗饭。第一年以4分之差,高承勇与他向往的大学失之交臂。之后,高承勇又补习了一年,但最后还是没有上得他心爱的大学。村民羡慕的是,他的这个愿望终于在儿子身上得以实现。

  高承勇姊妹八人,五女三男,他是最小的一个。村民们记不起具体的时间,但唯独记忆深的是,在高承勇小的时候,高承勇的双胞胎哥哥掉进河里遇难。这对高承勇打击很大,多次跑到哥哥遇难的地方失声痛哭。

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,搞副业(打工)成为农村的流行词。两次高考落榜的高承勇选择了外出。

  他人生的第一笔生意是贩卖刀具。

  和高承勇老家一墙之隔的邻居高俊伟比高承勇小12岁,他至今记得自己八九岁的时候,每天晚上去高承勇家蹭饭的情景。

  “每次吃完饭,高承勇就把他贩卖的各种刀具拿出来给我讲,哪一种适合干嘛用,哪一种比较锋利。”懵懂少年的高俊伟对高承勇的刀具充满了好奇。“但是现在回过头看,那时的高承勇对刀具颇有研究。尽管高承勇贩卖过刀具,但他却从来不随身带刀。”

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 大门紧锁
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 大门紧锁

  最喜欢赌博和养狗

  “大概是1986年左右结婚的吧!具体记不清了。”尽管高承勇话不多,但在高俊伟眼里,高承勇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能人,在村里同龄人让父母为找媳妇发愁的时候,一直在外闯荡的高承勇却领来了一个姑娘。

  高承勇老家现在的房子已经多年不曾住人,他把钥匙交给自己的一个堂哥,刮风下雨的时候,堂哥会进门给高承勇搭理照看一下房子。

  而在当年,高承勇在这个如今破旧的大院里完成了自己的婚姻大事。“全村人都来帮忙,那是我见过他笑得最开心时候。”在高俊伟看来,高承勇笑的时候并不多,“一直都是很冷漠,或者说很冷静。”

  高俊伟告诉西部商报记者,和他在一起玩耍时,高承勇最大爱好就是赌博。

  “我们经常一起打麻将,你说他这人冷静不,不管输赢,他好像都不在乎,即使是赢了牌,他也只是微微一笑,输了钱,也是嘿嘿一下。”高俊伟说,打一晚上的麻将,他的话最多超不过十句。

高承勇家门前的一条巷道仅能容两人并排通过,巷道尽头的
高承勇家门前的一条巷道仅能容两人并排通过,巷道尽头的

  在青城古镇十字开超市的高永(化名)眼里,高承勇有时候话少的让人害怕。“打一晚上的牌,他连个屁声也不吭。”

  李俊宏是高承勇曾经的牌友,不过他们一起玩的是“扎金花”。

  “扎金花输赢快,高承勇每年过年回来,我们都会组织几场牌摊,那时候他在外闯荡,经济比我们宽裕,输了掏钱很利索,从不耍赖。”李俊宏影响最深的那一次,高承勇输了一万多元。

  “就是输得再多,他的表情都是那个样,也不激动,也不埋怨,有时候我们几个人合起来打他,他就是发觉了,也不会大吵大闹。”李俊宏说。

  除了赌博,高承勇还有个爱好是养狗。

  高俊伟夫妻经常会在晚饭后,去和高承勇夫妻玩牌,四人一起打升级。

  “他特别喜欢养狗,那时他家里有一只大狼狗,很凶的,我每次拿好吃的喂,可就是咬住我的衣角不让进门,直到高承勇出门,狼狗才会离开。”高俊伟说,那时候人吃的肉都没有,但是高承勇每隔几天就去市场割肉喂狗。

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
高承勇在青城镇城河村的房子

  仅有的两次打架

  尽管高承勇留给村民们的是平和之象。但在村里,高承勇也曾动手打过人。

  和他关系最好的同学张建伟告诉西部商报记者,在婚后的第一年里,高承勇曾将妻子的眼睛打青,甚至十多天里,一直不理她。妻子戴着眼镜遮住青肿眼睛,哭着找高承勇。

  高俊伟向记者证实,高承勇在大儿子2岁的时候,还和本地的几个年轻小伙子打过一架。那时侯,高承勇还在家种地,一个村民在镇上开了一个舞厅。

  “高承勇是陪着老婆去跳舞的,期间一个年轻小伙子拽了他老婆!两人就打起来了,那小伙子拔出刀向高承勇的腿部捅了两刀。”

  张建伟也说,此事最后私聊,打人者赔了钱。但后怕的是“当时被捅后的高承勇站着不动,直到失血过多而倒地。”

  这也是村民的印象里,高承勇在村上仅有的两次打架。

  震惊的杀人手段

  根据公安通报,从1988年至2002年的时间里,高承勇在白银市作案9起。

  白银坊间一度传闻,凶手专杀红衣女子,这让白银市区女性对红色衣服开始恐惧。对于红色,高承勇最好的同学张建武始终没有印象。

  “小的时候沉默寡言,长大了还是不爱说话,也没留意他对红色有过何种情结。”

  不过,邻居高俊伟倒是想起了一件事。

  “在高承勇的影集中,夹着一个女性穿红色衣服的照片,我问过他,他说是亲戚。”后来,高俊伟也曾证实过,照片上的红衣女子确实是高承勇的亲戚。

  “那时候问他的时候,他只是说很佩服照片上的这个女子,但是后来听说这个亲戚婚姻很不顺,这对高承勇打击也很大。”高俊伟说,“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导致他专杀穿红衣女子,很不好说。”

  高俊伟的印象里,那时候高承勇经常出门,每次出去都是好几天。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出远门,就是高承勇带着他去了一趟靖远糜子滩,这是高承勇岳父的所在地。

  “回来后给我发烟抽,还在晚饭后给大家讲述白银市区发生了什么样的杀人案,把哪里割了等等。谁也想不到,他那么清楚。”

  高永也曾听过高承勇讲述过的白银市“杀人狂魔” 故事。但直到2016年8月27日的那个下午,高永终于知道,高承勇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是他自己。

高承勇落网后,其家成为各家媒体踏访之地
高承勇落网后,其家成为各家媒体踏访之地

  最后的相见

  张建伟最后一次见到高承勇是农历七月十五。“那天他开着面包车,和妻子来给父亲烧纸。那天他还来我家喝了杯水,聊了会生意上的事。”

  村民们按照时间推算,高承勇作案是在他结婚之后,那些年里,他一直在家务农,还种过大棚。“那时候他家光阴不是很好,可以说,同村几个关系好一点的之间,高承勇是最穷的一个。但是他饭量大,干起活来,也有力气。吃牛肉面那么大的碗,他就着当地的酸烂肉,一顿能吃满满两大碗。”

  “从小玩到大,他一直都是个稳当人,要不是网上有照片,我死活都不相信是他做的案,真的是想不通啊!”张建武一直都恢复着之前的记忆,但最后留在脑海里的依然是震惊。

  每次到青城老家,张建伟家是高承勇铁定要去的,哪怕只是几分钟的聊天,两人总是要相互调侃一会。

  今年最早见到高承勇是五一放假。

  “那天天晚了,高承勇夫妻来了,刚进门,高承勇就喊着,饿死了,赶紧做饭。”

  张建伟清晰地记得,那天妻子做的是臊子面,高承勇吃得满头大汗。